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2 Reads)
在很小的時候,我們每個人都喜歡童話故事,夢想著自己就是故事中的公主,生活在一個和諧的王國,等待王子騎著白馬來到自己的身邊,對公主說,可愛善良的小公主,你是我今生唯一的愛,我會給你一輩子的幸福。從此以後,王子和公主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大部分的童話故事都是這樣的結局,就連童話裡的灰姑娘都可以得到王子一生的呵護,何況是美麗善良的公主呢。可能是寫故事的作者不想看到小朋友的失望,所以每個故事的結局都是美好的,作者也許是希望我們要對生活和愛情充滿信心,所以在每個小女孩的心裡都藏了一個公主夢,她們希望某一天王子能騎著白馬來接她。 從小我也一樣有著這樣的夢,然而我卻不相信王子和灰姑娘的愛情,直到遇見JASON。自從認識了這個憂鬱的王子,我也一直盼著自己會是他的公主,儘管他一直稱我為小公主,可是我知道自己只不過是一個生活在社會底層的灰姑娘,他是擁有四分之一英國血統的貴族,二十九年來一直活躍在上層社會,讀名牌大學,品名酒,還有高雅的藝術情操。而我的生活卻是每個月還要擔心掙的錢夠不夠交房租和水電費,平民生活就是如此,並不是我們不進取,只是人的出生是無法選擇的,我就生長在這樣一個家庭,所以注定只是個灰姑娘。 認識JASON的時候,他剛剛來到中國一周,他說他是來尋找他的公主的,在網絡裡我們一直聊的很開心,我的陽光和快樂感染了他,我能感覺的出他心底的憂鬱在一點點被我的快樂趕走,我從心底裡為他高興,甚至我們相約要一起去拍大頭貼,他說他從小到大只和媽媽照過相,我是他生命中第二個要和他照相的女人。電腦的屏幕出現這句話我整個心都緊張起來,我不敢確定他是否對我有好感,但是隱隱約約我也被他的紳士風度和憂鬱吸引著,每天都掛著QQ等著他,直到有一次本來約好了上網的時間,剛好那天是他的生日,我決定給他一個驚喜,和他視頻,可是他卻失約了,一直兩天沒有他的消息,我的心很著急,很難受,我勸自己理智點,可是對他的思念卻一直沒有少,兩天後的一個晚上,他上線了,雖然我有些不高興,可是我知道他剛來中國,一定很忙,早就原諒了他的毀約。 他還是那麼親切的喚我為小公主,我說小公主可以給你視頻,他不敢相信的小心的問道,真的可以嗎?我說,當然了。 後來他告訴我說他父親的公司出了問題,他可能要娶一個他不愛的女人了,因為與她結合,能讓他父親的生意走出困境。這樣的情節好像是在小說裡,又好像是在電視劇當中,為什麼偏偏讓我碰上了呢!他接著說,其實這次來中國,我已經找到了心愛的公主,只是還沒有來得及表白,或者說已經表白了她卻不知道,然後他問我,小公主,如果有一天心儀的男孩對你表白了可是你以後才知道,你會怎麼想呢?我看完這幾句話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了,眼淚嘩嘩的流了下來,我說,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現在心裡很難受,很難受!直到這一刻,我知道他是愛我的,可是愛又怎麼樣?這個社會,王子和灰姑娘的愛情是得不到好的結果的。 他就這樣悄無聲息的離開了,還沒有來得及實現那個承諾,帶著我的思念去了英國,甚至都沒有來得及問我的名字,就好像灰姑娘穿著漂亮的水晶鞋去參加王子的舞會,12點鐘敲響的那一刻,灰姑娘丟下王子離開了,她知道她只是個灰姑娘,不可能和王子有愛情的,可是王子憑著那只水晶鞋費勁千辛萬苦,還是找到了她,童話裡的故事都是完美的,生活卻不一樣。可是今生擁有了王子的愛,我已經很滿足了,謝謝你圓了我兒時的公主夢,雖然這個夢並不完美,可是我能擁有你的愛情,此生無憾!

| 4 April, 2013 | 一般 | (1 Reads)
黃昏。 飄著細雨的時候,結著愁緒的時候。 野菊已成片成片開始搖曳濕淋淋的思念。那失去的歲月,便是一卷可以細細翻閱的線裝書了。 我尋覓著,尋覓著那只為我獨自開放的菊花,從歲月的河流中探出頭來,在裊裊微風中搖著身軀,誘惑一個個陳舊的夢境。 邁著一襲秋天的細步,來了,來了。 當小徑遺落在消瘦的視線盡頭, 你終於來了,披掛著紅色的蓑笠,盈盈的一袖暗香撩撥殘雲,聽瀟瀟細雨無言的憂吟,醉一份濃情,醉一場花謝花飛。 聽,你聽---- 一個在寂寞時沿著公園的石徑緩步而行的詩人,他的歌聲是長亭的短笛,他的詩句是連天的芳草,他的靈魂是悠然的晨曲。每一個音節,都傾注了一生的期盼,讓生命中愛和飛翔的詞彙懸在凝佇的盡頭,一任液化的情感浸透眼眸的往事。 而我,只是一隻負重的蝸牛,沉重的歎息,傾吐無奈的憂傷,鹹澀的淚,流成一道道無法擦拭的傷痕,滴上唇吻的香露,甜蜜蜜的疼。 望著天空,望著你站在淒風苦雨中被漸重的心事壓彎了枝頭,我斑駁的思緒在寂寞的心中奔走,沿蜿蜒的石徑緩緩漫過來,流淌的激情與思念如春水般源源不斷地湧向蒼穹,綿如柔絲永恆如月的詩句化作竊竊私語,在你的亮唇旁翩翩起舞。穿越世紀的情話,在四季的輪迴中守望最初的誓言,托舉成天地間永不熄滅的燈盞…… 也是黃昏。 雨停的時候,愁緒散開的時候, 除了等待, 除了醉, 一襲秋天的細步,遠了,遠了。隨風飛向無際的天空……

| 14 July, 2012 | 一般 | (2 Reads)
致富踏上萬寶路,   事業登上紅塔山,   情人賽過阿詩瑪,   財源遍佈大中華。

| 7 July, 2012 | 一般 | (2 Reads)
黃昏。 飄著細雨的時候,結著愁緒的時候。 野菊已成片成片開始搖曳濕淋淋的思念。那失去的歲月,便是一卷可以細細翻閱的線裝書了。 我尋覓著,尋覓著那只為我獨自開放的菊花,從歲月的河流中探出頭來,在裊裊微風中搖著身軀,誘惑一個個陳舊的夢境。 邁著一襲秋天的細步,來了,來了。 當小徑遺落在消瘦的視線盡頭, 你終於來了,披掛著紅色的蓑笠,盈盈的一袖暗香撩撥殘雲,聽瀟瀟細雨無言的憂吟,醉一份濃情,醉一場花謝花飛。 聽,你聽---- 一個在寂寞時沿著公園的石徑緩步而行的詩人,他的歌聲是長亭的短笛,他的詩句是連天的芳草,他的靈魂是悠然的晨曲。每一個音節,都傾注了一生的期盼,讓生命中愛和飛翔的詞彙懸在凝佇的盡頭,一任液化的情感浸透眼眸的往事。 而我,只是一隻負重的蝸牛,沉重的歎息,傾吐無奈的憂傷,鹹澀的淚,流成一道道無法擦拭的傷痕,滴上唇吻的香露,甜蜜蜜的疼。 望著天空,望著你站在淒風苦雨中被漸重的心事壓彎了枝頭,我斑駁的思緒在寂寞的心中奔走,沿蜿蜒的石徑緩緩漫過來,流淌的激情與思念如春水般源源不斷地湧向蒼穹,綿如柔絲永恆如月的詩句化作竊竊私語,在你的亮唇旁翩翩起舞。穿越世紀的情話,在四季的輪迴中守望最初的誓言,托舉成天地間永不熄滅的燈盞…… 也是黃昏。 雨停的時候,愁緒散開的時候, 除了等待, 除了醉, 一襲秋天的細步,遠了,遠了。隨風飛向無際的天空……

| 8 June, 2012 | 一般 | (3 Reads)
有人把老家和老屋等同一物,這是不對的,老家是故鄉,老屋是祖宅。 老家的老屋對面,有兩孔洞穴,人稱老人洞,加上四周的灌木毛竹,很像一隻虎頭,時常對我的老屋虎視眈眈。據老輩人講,祖上老(死)了人,都要放進洞中,一方面守望著難以割捨的家園,一方面企盼後輩兒孫光宗耀祖。準確地說,老人洞就是史書上說的巖葬,老人洞是老先人的老屋。 每次回老家,都要虔誠地向老人洞行注目禮,然後才在那雙特殊目光的注視下,蹀躞著走過長長的鵝卵石小路,搖晃著笨拙的身軀踩一截鬆軟的田埂,再極優雅地邁過爬滿青籐的籬笆,經過泥土鋪平的院壩,上一級台階,算是真正進了老屋。在當時,兩層長四間的土牆房,雖比不上大地主留下來的四合天井,也還算高高大大,氣度不凡。前面蓋著梳子齒般的泥瓦,後面蓋的淺灰色石板,就像隔壁二丑剛剃過的頭皮,留著有稜有角的髻,古樸稚拙,童趣可鑒。 莊基地是爺爺精心挑選打造的,透過碧綠的稻田看出去,一條美麗的小河若隱若現,對岸的月兒壩,比鳴沙山的月牙泉還要生動,陽光下泛著翡翠似的鮮活之光。屋後臍帶似的堰渠,是幾百畝稻禾的命根子。坎上堅硬巖壁支撐的蓮花台,住三戶人家,守五畝薄田。前有月亮,後有蓮花。月照蓮花觀自在,水繞老宅聽瓦風。父親說這地方雖好,不該是“水圍城”,潮氣大,糧食易霉變。爺爺說過日子就是要服水土,扯地氣。看來,作為南方移民的爺爺是對的,敞陽,發旺,依山傍水,冬暖夏涼。 閒暇時光,我喜歡在房前屋後轉悠,聞五穀飄香,看瓜果溢彩,冊頁似的瓦片,如同古典美女翻捲著的秀髮,從牆垛開始,層層疊疊斜依著向屋脊飄散,似乎在流動,卻又在靜守。強光下,瓦色幽深,好像潑了藍黑墨水,再看蒼穹,瓦天一色,彼此關照,我這下才算弄明白,為什麼詩人愛說天空是瓦藍瓦藍的。黃昏,炊煙從瓦罅中漫漫洇出,時而聚集成辮,時而散開成網,風兒呵口氣,就成了一縷捉摸不透的情緒,隱於家譜的智囊中。下雨,屋頂露出鯉魚背,欲游未游,似動非動,泥瓦都成了魚鱗,在閃電中發出幽幽的紫光。落雪,老屋裹著裘皮大衣,名貴大氣,華麗雍容。簷下掛著晶瑩的冰凌,如柱,如椎,如練,如牙,如鑽,如劍,如簾,如燭,我就想起水晶鞋,想起童話小屋,想起白雪公主,想起那位白紗長裙愛寫抒情文字的才女。不知誰說過這樣一句話,至今還記憶猶新:一個村莊如果沒有了落雪,就像一個人沒有了白髮親娘。還有賞心悅目的苔蘚和瓦楞草,誰都不願意動它,視它為最好的鎮宅之寶。 閣樓上的那扇小窗,是老屋睿智的眼睛,每逢雨季,我都要倚窗守望,雨弦彈擊瓦片,攪起棉絨似的輕霧,節奏舒緩,韻律清麗,有江南古箏和陝南姐兒歌的味道,南北交匯,中西合璧。在這肅穆的聆聽和注視下,悟出滿臉滄桑的瓦和激情洋溢的雨,都是不俗之物。水印木刻,水墨丹青,不?是生命的元氣,是村史的分卷,是家譜的延續。 臥在廚房的土灶,像下地歸來的老黃牛,細細咀嚼有滋有味的農家生活。四口鐵鍋,將其切割成幾何圖案,添柴的婆,很像退而不休的老教師,把吹火筒當教鞭,灶當講台,為我們傳承“泥土餬口,積德興家”的校訓。灶後的石磨,嚴重地消化不良,吃進堅硬的五穀,吐出瑣碎的生活積澱,還愛塞牙,竹刷被媽當作牙籤,剔不乾淨就倒一瓢水,反正比我的牙刷得乾淨,什麼時候都聞不到口臭。媽把磨推成一種藝術,上步,後退,雙手舉起繞著弧圈,很像國標舞的起始動作。媽媽握著的磨拐,被我看成老式的鑰匙,啟開過許多童年的心鎖。後來我又把它當作留聲機上的唱針,別看石磨是張老唱片,聲音卻低沉渾厚,富有磁力,一聽就來精神,就讓人亢奮,就把一顆饑寒的心靈撫慰得服服帖帖。東窗改制的碗廚,被蜜蜂相中,心安理得地據為己有,嚶嚶嗡嗡,門庭若市。我經常開門偷窺,看它們如何站崗、釀蜜、攜兩團花粉朝格眼填充。現在想起來,蜜蜂的舉動,很像我們在稿紙上爬格子,點撇豎捺,字句段篇,寫些甜甜蜜蜜的抒情文字,鮮活,生動,激情飛揚,是那個年代最好的有聲讀物。儘管每年都有很多的蜜溢出,並未想去分一勺飲,蜂豐同音,我們把它看成家業發旺五穀豐登的某種象徵。 堂屋火塘上的吊罐,黑皮南瓜似的在空中悠閒地亮著肚皮,來了客人,圍爐而坐,享受眾星捧月般的禮遇,別看其貌不揚,內涵卻豐富,可以舀出別緻的農家菜譜。牆角掛著不同風格的農具,如古戰場上的十八般兵器,借門縫亮度閃著寒光。陽光燦爛的日子,瓦隙板罅中射出一根根光柱,像舞台上的追光燈,室內所有的人包括雞鴨貓狗都來亮亮相,定格成一幀樸素的剪影。 一天,到庭院深深的夥伴家串門,廂房一片燦爛,玻璃瓦不亞於夜明珠在朗照,雖然落了灰塵,還有樹葉,但灑下來閃閃爍爍的光斑,是那麼璀璨,那樣奪目,在幼小心靈留下亮麗的記憶。儘管後來我享用過許多光明,也得到過一些榮光,總覺得過余闊綽,過余奢侈,正如這個世界有許多難以量衡的輝煌,我不可能獲得太多,一燈如豆足矣!回來要父親買,說那玩藝兒易碎,不如開兩個氣窗,雖然沒有玻璃瓦明亮氣派,卻滿足了一顆童心的渴求。 老屋的確老了,老得有點斑駁,有點瘦弱,有點矮小,翻蓋一次,就要丟棄一些破碎的記憶,又彷彿有一隻時光的巨手,把凝重和多味的篇章,從我腦海裡一頁頁地往前翻動,帶著風聲、鼾聲、瓦礫聲、呢喃聲……為彌補缺額,父親在中心位置蓋上石板,很像他身上的補丁褲子。這也如同我們山裡漢子,手上有了老繭,臉上有了疤痕,就證明經過風雨,見過世面,有滄桑感,具男人味。 如今,石板泥瓦房日漸稀少,關於老屋的記憶,也和我的童年、少年、青春一樣,越來越遠,越來越難以捨棄。站在記憶悠遠的隧道口回望,這充滿懷舊色彩和鄉土氣息的平民住宅,一如某些年代的某些人和事,永遠暖暖地留在舊相冊中,家常、地道、古樸、平實、豐厚、凝重、深邃、親切……不時讓我記起,自己的根在鄉下,自己的乳名在鄉親們心中,自己是一個來自鄉村的苦孩子。 老屋的牆是泥土築的,瓦是泥土燒的,老鄉走的每一步都踏實在泥土之上。因此,對老家的思念就叫鄉愁,對老屋的眷顧就叫鄉情,對生養之地的懷想就叫鄉土。鄉土是人類一切深情的母體,鄉土之屬於自己和自己之屬於鄉土,早已是一種水乳和血肉的關係,如一壺濃茶,一罐老酒,捨不得一口飲盡,惟恐難再。鄉土是一種肥沃,鄉土是一種富饒,鄉土是一種無法排解的心疼。痛也揪心,愛也揪心,我不得不時常在小城的明月長天之下,回味那份土得掉渣的感覺。 老屋是什麼?老屋是老人的屋,是遠離鄉土之人解不開的心結,是從牆基裡抽芽跑到鄰家生活的一截竹鞭,是走進故紙堆裡又被人挖掘整理出來的鄉土教材。 每次離去,回望這曾經的棲身之所,心裡無端地要湧起一種莫名的淡淡的卻是濃濃的甜蜜或傷感。倦鳥思巢,落葉歸根,熱鬧的世界無邊無際,我只需要一個安靜的地方,看來,我應該回老家的老屋頤養天年了。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傳說,一個人如果等了一生都沒能等到自己要等的人卻又始終不死心放不下,便化作一顆樹在原地等待。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對非常相愛的青年男女,男人英俊善良,勤勞勇敢,女人美麗溫柔,他們是那樣的深深愛戀著對方,他們經常相依在一起編織未來的夢…… 而他們萬萬沒有想到,他們的結合受到了來自四面八方的阻撓,女人從此生活在淚海中,男人在無奈的情海裡掙扎。在一個伸手不見無指的夜裡,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太太飄然而至,對這對相愛的人說:“在很遠很遠的奇古拉山上有一顆萬年靈芝草,人稱希望如意芝,如果你們能得到這顆芝一人吃一半,那你們將會永遠地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 為了愛情,為了能和心愛的人生活在一起,男人決定不管路途多麼遙遠,旅途多麼千辛萬苦,也要找到這顆萬年靈芝草。在一個沒有星星和月亮的晚上,男人決定上路了。女人含著淚送別心愛的男人。“不要哭,我會找到這顆靈芝草,那時你便是我真正的新娘。我會回來,等著我----我的愛人。”男人哽咽著說。“我不哭,我等著你回來。只是前方的旅途多艱辛,你要多保重,我等著你回來,等著做你的新娘。”女人流著淚哭著再也說不下去了,弱小的身軀在夜空下顯得是那麼的無助。男人緊緊地擁抱著心愛的女人,親吻著女人流淚的臉,因為男人心裡知道,這一走不知何時才能回來。如果找不到這顆靈芝草,也就意味著他再也見不到他心愛的女人了。這顆草是否能找到,他也不知道……四目相對,淚眼濛濛…… “回去吧,回去的路太黑我不忍心你一個人走,我會很快回來的”。男人噙著淚一步三回頭地走了,踏上了旅程。夜空裡留下女人淒慘的痛哭聲久久迴盪。女人一動不動地站在那裡,男人的背影漸漸地消失在夜空中,而女人還是沒有離去。男人走後,女人每天都在村口等候他歸來,她為他祝福,為他祈禱。女人心裡明白,男人是愛他的,他會很快回來的。年復一年,日復一日,春來了春又去,花開了花又落,而男人卻始終沒有回來。 女人黑黑的頭髮開始變的花白了,美麗容顏開始變的憔悴了,而男人依然沒有消息。女人決定不再回家,在村口架起了一座小屋,女人要在這裡等著他回來,在他們分別的地方等著他…… 男人經歷了千辛萬苦,走了一村又一村,翻了一山又一山。冬天,下雪冰封了前進的道路,男人用手一捧一捧地挖掘,繼續前行;夏天,炎炎烈日,他也顧不上停下他匆匆地腳步,為了心中那份愛。男人不停地走,不停地尋找那顆靈芝草,鞋子破了,腳也由於長期的行走而潰爛不堪,無情的歲月在他飽經滄桑的臉上刻了一道道的溝壑。男人不知道,他這一走卻是整整的五十年,終於,他再也走不動了。在他即將倒下的這一刻,他流下了絕望的眼淚,如深谷裡的雄獅,對天長嘯,在山谷裡迴盪,震撼了整個大地。忽然,在他前方的山頂上有一束光環,他眼睛一亮,原來他整整尋了五十年的希望草找到了。他連滾帶爬地向山頂爬去,終於拿到了這顆希望草。忽然,有一個聲音在他耳邊響起:“這顆草叫做希望如意草,如果相愛的兩個人吃了,就會永遠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不過這顆草離開養他的土壤只能生活三天。如果三天之內你心愛的人沒有看到它,這顆草就會消失。”“啊!三天!”男人一下子跌入絕望的深淵,在希望、驚喜、絕望中痛哭……終於他的癡情和執著感動了山神:“如果你想三天之內送到你心愛的女人身邊,你必須變成一隻鴿子,不過,如果你們沒有緣份的話,在你回到她身邊的一秒鐘她就會離開你,如果你們有緣份的話,你們將會永遠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男人激動地說:“我願意,請你快把我變成一隻鴿子吧,我希望早一天看到我心愛的女人。”說完男人變成了一隻雪白的鴿子,他口中緊緊地銜著這顆所謂的希望草,急急忙忙地向回家的方向飛去…… 而女人此刻還在村口翹首觀望,等待著男人的歸期。她的淚已經不再流,她的心卻還沒有死去。在她生命的最後一刻,上帝被她的癡情和執著所感動,決定給她一個破例:“你用了你一生的時間還沒有等到你要等待的人,在你生命結束的時候,你有什麼願望嗎,我可以滿足你。”“他會回來的,只是他在路上延誤了行期,或者他迷失了方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讓我變成一顆樹在這裡永遠等他吧,為他遮風避雨,遮陽擋日,累了他可以靠在我的樹幹上休息,冷了可以砍下我的樹枝取暖。”上帝滿足了女人的要求,而女人此時抬起頭望了一眼遠方,她分明地看見了一隻鴿子,一隻雪白的鴿子,正在急急地向這個方向飛來,而正在這時,女人消失了……一顆枝葉茂盛的大樹出現了,可不同的是,每一個枝葉上都有銀光點點的水珠。後來的人說那是女人的眼淚,是相思淚。 而男人變成了一隻鴿子不止的飛,經過了二天的飛翔終於飛回來了,飛到村口的時候他看到了他心愛的女人,只是比以前憔悴了很多,他努力地想飛到女人的身邊,可是越近越看不清女人的臉,當他飛到女人的跟前時,女人消失了,在他眼前卻是一顆樹,從這顆樹枝的樹葉上落下了滴滴嗒嗒的水珠,就像那春季般的綿綿細雨,水珠打濕了雪白的鴿子,而鴿子還是拚命地不停地尋找著他心愛的女人,眼看著那顆靈芝草就要凋零,鴿子再也沒有一點兒力氣,他落在這顆樹的樹枝上,環繞著四周,忽然他大叫一聲,一顆腥紅的東西從樹上掉下來,在它落下的地方,長出了一顆小樹,而鴿子就那麼永遠地停在了樹上,期盼的眼神分明在等待著、尋找著久別的戀人。而他最終也不知道,這顆樹正是他心愛的女人。他正在他心愛的人的懷抱裡! 文章來源:Job Blog |棒棒「唐」的BLOG | 從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掙扎 |打字家。以有涯汲汲於無涯 | 周兵的部落格 |早早孕 性健康 | 喜歡兩個人 |大中華聯合艦隊的BLOG | 時尚 SHOW |彬欣_雪花的BLOG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現在,居民樓和辦公樓是越蓋越高,電梯,就成了人們生活和工作中不可或缺的搭乘工具。 的確如此,筆者初次來單位報到,留下最深印象的並不是辦公樓恢弘的外觀,而是像鏡子一樣能照見人的不銹鋼表面的電梯,特別剛一踏進電梯的時候,一陣悅耳的聲音撲面而來,仔細聽聽,還是日本女子說的。儘管,筆者對日語一竅不通,但是從說話的語氣以及說話人的性別來看,我猜想多是對乘客提醒、祝福之類的話語。由此,筆者僅憑這一點就對這家單位有了一絲好感。 筆者的部門位於寫字樓的第十層,加上樓上還有兩層和地下的兩層,總共14層樓的寫字樓,兩部電梯都可以上下通達。 於是,筆者開始喜歡上單位的電梯,著實喜歡乘電梯的時候最好是一個人。這樣一來,自己不僅可以肆無忌憚地對著能照見人的四壁打量著自己,而且還能閉一會兒眼,靜靜地感受一下來自異國的溫馨。 那時,筆者還不到30歲,多少還有一些浪漫的情調。隨著時間的推移,一成不變的電梯外觀以及固定不變的日語,筆者漸漸對電梯開始有了司空見怪的感受乃至變得麻木起來。 當筆者的年齡已經越過不惑之際的時候,忽然有一天,筆者發現乘電梯還有許多值得玩味的問題在這裡面呢。筆者這才覺得乘電梯的確是一個有意義的人生話題。不信你看—— 乘電梯的有些方式是可以損人利己的。原來的電梯有人值守,後來可能由於種種原因,電梯又變成了無專人操控。其實,本身電梯就是自動的,不需要專人操控。可這樣一來,電梯本身的一些特殊功能也被一些“好奇”的人實驗出來,其中一個就是“直達鍵”。如果,你要到某層,為了避免電梯運行中被別的樓層叫停,你就可以選擇這個按鍵,然後,電梯會一路綠燈把你直接送到你要去的樓層。這種犧牲別人時間,只顧自己的做法很快“一傳十十傳百”地傳播開來,並且每次惡搞後是誰也都無法核實。直到有一天,物業管理部門將這個按鍵鎖定後,電梯才有恢復成了幾乎層層停的原來模樣。有時候乘電梯,也能看出人品來。 先啟動不見得先到達。如果兩部電梯停在同一樓層並將相向而行到達同一樓層的話,哪一部電梯率先到達的幾率大些呢。據筆者觀察,應該是晚一兩秒鐘啟動的電梯,因為,先啟動的電梯在運行的時候,遇到叫梯的樓層總是先一步停下來,而後啟動的電梯則是繼續運行,率先到達的幾率大些。為此,有些“聰明人”遇到這種情形,總是故意延後一兩秒鐘啟動,結果可想而知。其實,生活中不乏這種“小聰明”,只要掌握一個度,並不叫人討厭。 方向不明也許是一件好事。當電梯正向下運行,正巧在你叫梯的樓層停了,你應該是乘電梯向上,這時,電梯裡又空無一人,你原以為電梯是向下便想等一會兒。其實,大可不必,這種情況你不妨進入電梯。電梯雖然方向是向下運行,但是發現下面沒有人叫梯,你又是乘電梯向上的,這時,電梯會自動調整成向上運行模式。反之,也是如此。這也許是“模糊邏輯”的一種吧,但是只有你實踐了才能感受其中的對與錯,不妨一試也可。 有錯就改是好事。再大的電梯按鍵也會有人按錯,按錯了有的人會重新按成對的。錯的按鍵如果不及時消除,電梯還會照樣停靠。其實,只要發現錯了就改,不僅節約了自己的時間,也節約了別人的時間,人生在世誰不犯錯呢。 坐錯方向也許是件好事。人們經常有“心不在肝”的時候,反映在坐電梯上就是坐錯了方向,本來是上卻是下,本來是五層卻到了8層。往往是等到了以後才發現坐錯了方向,其實這種時候,不必自責也不必懊悔,往往這種時候也會有一些意外的驚喜隨之出現:很久沒有遇見的同事也許會突然出現的面前,一些不常去的部門也可順便拜訪一下。失之東隅,收之桑榆。一陣寒暄之後沒準又搭上了情感的導線。 …… 乘電梯的有關人生話題還有很多,其實,筆者覺得乘電梯就像一部正在上演的人生大戲,在上上下下的感受中體驗人生的價值和意義。 不信,等下次乘電梯的時候,你試試看,或許你的感受比我還要多呢。 文章來源:Daisy 人在紐約 |易清華的BLOG | The Corner |《為了孩子》雜誌 | 凌霜降的BLOG |囡囡的花花草草 | 時尚•時裝攝影 碩帝國 |江湖外史之港片殘卷 | 柯雲路的部落格 |沈坤——中國營銷殺手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一天,男孩送給他的女朋友一台中文傳呼機,溫柔地對她說:「我以後再也不怕找不到你了。」 女孩調皮地說:「如果我離開這座城市,你就呼不到我了。」 男孩得意地搖搖頭:「我可是辦了漫遊的,無論你走到哪裡我都會呼到你。」 女孩問他傳呼號是什麼,男孩說:「這是愛情專線,號碼不公開。」 從此,女孩每天都把它帶在身邊,一刻也不離開。 在一個陽光明媚、讓人有一份好得不得了的心情的週末,女孩只留了一張字條給父母,坐上汽車奔向鄰近縣城玩,但是沒有人知道女孩正在走向一場災難...... 女孩在縣城玩了一天,拖著沉沉的腳步找到了一間帶淋浴間的小旅館。一走進房間,女孩迫不及待地走進浴室,想洗去一身的疲憊。當女孩正準備洗澡的時候,腳下一陣晃動,她急忙扶住一根鐵管,心想是錯覺?但跟隨第二次晃動的,還有急促和沉悶的斷裂聲,女孩開始顫慄,她知道可怕的地震來了。隨著第三、第四次更加猛烈的震動,無邊的黑暗和無邊的恐懼把女孩緊緊地包裹起來。女孩像一隻受傷的野獸,拚命放聲號叫,拚命拍打、撕咬浴室的門板。 然而一切都是徒勞,女孩無力地蜷縮在陰涼冷漠的地上。 不知過了多久,忽然腰間一陣顫動,是呼機。 女孩匆匆摘下它,在黑暗中摸索著按下鍵,看到了綠色的光芒:「張先生請你七點鐘到老地方見面。」讀著這句話,女孩的淚水又一次湧出來,滑過嘴角,鹹澀澀的。 想著電話那邊的他,女孩再一次嘗試走出困境,但仍然只有徒勞與絕望。 女孩跌坐在地上,把自己蜷縮成一團,眼睛盯著呼機的屏幕。 不知過了多久,女孩睡著了,又不知過了多久,呼機再一次在女孩的手中顫動了:「張先生問你在哪裡,請速回電話。」女孩再一次流下眼淚:我想告訴你我在哪裡,但是我辦不到啊。 女孩漸漸平靜了下來,面對無法挽回的死亡,女孩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些什麼。 呼機第三次震動:「去了你家,看到你留下的字條,請火速回家。」 女孩的心開始躁動。 呼機第四次震動:「我聽到廣播,知道你那裡發生了什麼,相信你此時正拿著呼機讀我的話,我們很快會見面的。」似乎有一縷曙光在女孩的眼前閃過。女孩期待呼機第五次震動,此時呼機成了她唯一的寄托。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呼機像一個疲憊的孩子一樣睡著了。 第五次震動終於來了:「我去找你,車不通,想盡各種辦法,還是無功而返。我相信你不會有事的,你是一個聰明又好運的女孩,我期待你的歸來!」 。 第六次、第七次... ... ...女孩在男孩一次又一次的傳呼中度過了一個又一個恐懼與絕望的時刻,不知不覺已經兩夜了,死亡的陰影越來越緊地裹住女孩的全身,她彷彿看到自己體內的鮮血和肌肉正被一條黑色的巨蛇一口一口貪婪地吞噬。 女孩覺得自己快不行了,連哭泣的力量都沒有了,她的思想開始混亂,感覺自己在往下沉 ... ... 就在沉到底的時候,呼機第三十八次,也許第四十八次、第五十八次震動起來,那震動像磁鐵一樣,牢牢地吸住了女孩體內殘餘的所有能量。「我們什麼時候結婚?舉行哪些儀式?從現在開始我們分別設想一下,日後評出最佳方案。」 結婚,婚禮,實在太誘人了,女孩陷入了遐想之中:海底婚禮?像魚一樣自由自在穿梭在海洋世界...跳傘婚禮?與白雲並肩飛在空中...... 女孩再一次振作起來,是啊,那麼美好的人生在等著我呢 !!! 第六十次,第六十一次......男孩一次又一次向女孩傳呼,一次又一次給女孩注入生命的活力,一次又一次把女孩從死亡的道口拉回。 漫長的四個晝夜之後,女孩獲救了。當她看到男孩慘白的臉、佈滿血絲的眼睛,一下子明白了世間最為珍貴的就是——愛。 女孩在擔架上輕輕拉住男孩的手,柔柔地說:「我是你今生的新娘。」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1 Reads)
投資+儲蓄   對多數上班族來說,每月工資除了日常開支外,可能所剩無幾,用於理財似乎微不足道。   其實,打理「小錢」更能實現以少積多。況且,正因錢少,選擇理財的渠道有限,所承擔的風險有限,理財的難度亦小。若不理小錢,很容易成為月光一族。   小錢理財比較適合剛走上工作崗位的年輕人、工薪上班族以及手頭餘錢不多的家庭。假設兩口之家月收入3000元,除去日常月開支2000元,還有約1000元結餘,若將這些餘錢用於投資,相當於被強制儲蓄,進了家庭的理財賬戶。   保險+理財   目前,不少壽險公司推出保險理財產品,不僅具有保障功能,同時還可實現理財目的。   如果個人或者家庭月節餘收入不足1000元,完全可以投資保險理財產品。專家分析,對於年輕的家庭及青年群體,其風險承受能力較強,因此可以考慮具有一定理財功能的保險產品,這樣不僅能較大限度地規避人力不可抗拒的意外風險,同時可以滿足小家庭及青年人群的理財需求。   時下,多家壽險公司推出10到20年期限的保險理財產品,每月保費大多低於1000元。以萬能險為例,一個兩口之家如果夫妻雙方都購買了保險,月支出約700元左右,就可以實現較全面的意外傷害醫療保障。   餘錢+定期   對普通家庭來說,建立家庭醫療、意外等備用基金非常必要,但一般家庭都是將這些「散錢」隨意放置在活期賬戶。   其實,對於理財觀念相對保守的家庭,可以通過辦理具有理財功能的銀行卡,將每月節餘收入存入定期賬戶,這樣每月強制儲蓄,累計下來也會非常可觀。假設一個三口之家,夫妻每月工資除了日常開支外,分別存入定期理財賬戶1000元和500元,累計一年就能有18000元的緊急備用基金,不僅小錢變大錢,且能賺取比活期更划算的利息。   小額+定投   對於有固定收入,但時間不充裕卻有中遠期資金需求的投資者,可考慮基金定額定投,即在每月固定的時間,以固定的金額投資到指定的開放式基金中,類似銀行零存整取。   基金定投的選擇相對比較豐富,目前許多短期純債基金的穩妥性與銀行人民幣理財產品相差無幾,一般購買單位為1000元起,兩個工作日即可變現,年收益率在2%—4%,高於定期存款,也高於貨幣市場基金。   不過,由於這種投資方式要求按月扣款,如果扣款日內投資者賬戶的資金餘額不足,即被視為違約,超過一定的違約次數,定期定額投資計劃將被強行終止。所以,建議收入不穩定的家庭或個人最好採用一次性或多次購買的方式進行基金定投。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目前,青藏高原生長過程或機制的模式參考的地質記錄主要來自高原南部和中部,而來自高原北部的記錄甚少。青藏高原北部沉積物中所蘊含的造山帶構造抬升和變形的時間記錄,無疑為驗證已有的高原抬升過程和機制的模式,或發展新的模式提供了有力的依據。位於柴達木盆地中北部的大紅溝剖面所含有的巨厚新生代沉積序列為上述研究目的提供了良好的材料。 中國科學院地質地球所新生代地質與環境研究室的博士生盧海建與導師熊尚發研究員通過高精度的磁性地層研究,結合已有的化石年代控制,認為實測剖面的年代為34~8.5 Ma。基於該年代框架,結合沉積相、沉積速率以及磁化率等指標的分析,發現沉積物源在12 Ma左右發生了顯著的變化,具體表現為沉積相由湖相轉變為遠端沖積扇相、沉積速率大增、磁化率值整體減小。這些現象被認為是由於~12Ma南祁連山開始快速抬升和變形所致。他們根據進一步的文獻整理發現,該中新世構造事件在高原北部廣泛存在。 他們的研究成果近日發表於國際知名地學刊物《地球與行星科學快報》(Earth and Planetary Science Letters),該論文為驗證已有的高原抬升過程和機制的模式,或發展新的模式提供了有力的依據。

Next